每天,小李除了跟老李交流快递生意之外,还会切磋一下歌技。偶尔,老李还会拜托小李给自己的短视频配首歌,但那些歌在小李看来都太老气。有时,小李录好了一首得意之作还会兴冲冲地分享给老李听,但老李表示欣赏不来。


小李反驳道:“是你不懂!”

(李军庆提供)

  

一幅画:从墙上到地下

“村民问过我这张实木雕花床要不要3000块,我当时没说。其实,据说可以卖几万。”

12月17日,下午两点半,我叫了个滴滴,和同事从广州天河区出发,一路过了三个高速收费口花了22块过路费,光打车就花了88块4毛8,从拥堵到颠簸,车窗外的景象也完成了高楼林立—低矮平房—城乡结合部—基建工地的过渡。

下午三点半,我们终于风尘仆仆地抵达白云区一小卖部前,这是李鹏发给我们的地标。

这里属于城乡结合部,有些荒凉。高压线从马路上畅通无阻地穿过,低矮的楼房上挂着“厂房出租”的广告牌,不远处就是货运火车的高架轨道,目之所及最高的那栋楼不超过10层。路上来往车辆不多,却几乎都是大货和电三轮,有车经过时非常嘈杂,无车时却异常安静,甚至灰尘也很少。

没见到李鹏前,我和同事猜想了一下他现在的样子——不久前还开豪车住别墅的纨绔子弟,如今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村子干起了最基础的物流生意,他会不会开着小电动来接我们?

我们打量着往来的快递小车,总觉得下一个就是李鹏。

结果没想到来接我们的是推着婴儿车的高杰——她是李鹏的老婆,一个东北女人,高挑,肤白,化着淡妆,又漂亮又大方,让人眼前一亮。她们的2岁女儿坐在婴儿车里,眼睛大大的,很乖,穿着蕾丝边的橙色羽绒服,被保护得很好。

打完招呼,她带我们拐了一段不平整的路来到居民区中的一个店面。


这是他们租的临时仓库,面积不大,里面却塞了许多豪华家具——一张异常气派的雕花实木大床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各种精致的实木家具填满了一半的空间,名贵的画被随意摆在墙角,即使画框坏了也没有拿去裱,基本上都积着一层厚厚的灰。


那些画,曾经也是父亲花了大价钱淘来的,被精心装裱以后挂在别墅的墙上,偶尔还要护理。如今,却跟着“落难”的他们一起被粗暴地拆下,丢在墙角,无人问津。


角落里,一个印着“龙邦物流”字眼的物流袋格外扎眼。

“村民看我们家具很好,还特意问过买这床要不要3000块。”高杰指着那张沉重而奢华的实木床,笑了笑,“这张床用了十几年了,可能值几万吧,但是不好卖,我们也不会卖,还是想给爸妈留个念想。

2019年,李鹏父亲李军庆的龙邦物流转型失败,家中欠下巨债。他突然从一个花钱不愁的富二代变成了“负”二代。

虽然当时他还做着养生产品的事业,“自己是有一定积蓄的”,但是“电商让价格变得越来越透明,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并且“看着父母年纪大了,我很心疼”,最终李鹏决定同父亲一起承担,迅速接手了国内的快递事业,与远赴柬埔寨的父亲打配合。

  

一辆三轮:负二代到富二代的路

“其实急时宇物流不止我爸和我两个员工,我们有四个人。”李鹏卖了个关子。


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是李鹏开着电动小三轮拉着一车快递回来了。

他拎着饮料进来散给我们,友好地打招呼,穿着普通的黑色卫衣、黑色运动裤和米色高帮运动鞋,衣服上带着干活沾到的灰,体型比之前要更壮实,脸大了一圈,声音洪亮却有一丝沙哑——总之,非常普通,跟以前的富二代形象相去甚远。

“他比前两年胖了好多,发福了。”高杰笑了笑,看着李鹏的神情非常温柔。

(李军庆提供)

(李军庆提供)

那个曾经在国内到处旅游,开着越野车耍酷拍照,玩世不恭的高富帅,如今变成了一个物流行业的打工仔。这种落差,大概很少有人能经历吧。

李鹏小时候跟在父母身边,幼儿园还没念完就被送回湖南郴州老家,交给奶奶和三伯母照顾,一年难得见父母一面,直到念小学才被接回广东,上的也一直是私立寄宿学校。

他从小,就会察言观色,也爱交朋友。刚回广东念书时,他说话还有一股湖南口音,后来观察同学一段时间学会了当地口音,他才开始交朋友。

那时的李鹏住在别墅区,家里建了三层,装修非常奢华,底下还有一层地下室。结交的朋友也都是富二代,“我从小对钱没有什么概念,我的零花钱比较多,只知道家里比较富足,应该稍微比普通家庭好一点”。

(李军庆提供)

他很聪明,在寄宿学校一直是班级前十名。念到初二,李鹏结识了一些社会青年,父母太忙也疏于管教,他逐渐变成了一个混混,“当时我打架都不需要自己出手 ,不想上课就一直不去,那时候特别混账,混得太夸张了”。

青春期的叛逆和莽撞,让李鹏初三就被学校辞退。

之后,他也没有继续上学,父母每天十一点后才回家,李鹏就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或者整天泡在KTV里唱歌消磨时光,等着姐姐周末回来给他带好吃的。

姐姐去新加坡留学的时候,父母也安排李鹏跟着一起去,他待了半年就买了一张机票穿着拖鞋跑回国,“回想起来真的好任性,浪费了家里好多钱。我在新加坡最期待的事就是,我姐每周抽空带我去逛街、吃饭,我很依赖我姐的。

”回国后,李鹏还是没有文凭,于是家里又安排他去公安大学念书,拿了一个相当于大专的文凭,“那里的学生几乎都是官二代、富二代,对我来说,交朋友的意义大于学习”。

父母对李鹏的要求很低,母亲总是溺爱他,“我想要的都会给我,但是又特别小心翼翼,瞻前顾后”。所以,即使当时父亲李军庆的龙邦物流已经做到万人企业,母亲也管理着底下的站点,但李鹏从未插手过物流快递,甚至也不感兴趣。

这时候,通过朋友的朋友,李鹏认识了高杰。高杰的老家在长白山附近,有很多养生药材资源,她觉得李鹏不错,推荐他做养生产品的生意,第一个月李鹏就赚了7万块。这让当时的高杰刮目相看,觉得“李鹏并不是没有才能的富二代,只是没有施展空间”。

这之后,两人联手做养生产品事业,也发展成为恋人。

(李军庆提供)

六年来,高杰陪着李鹏四处越野,也跟着李鹏打包快递,无论富有还是贫穷,高杰一直都在。李鹏也喜欢喊老婆“高老板”,“那些在抖音上问我老婆是不是跑路的人真的很无聊,我老婆是我们三人小家的主心骨,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

“我父亲跟你们说的一直是,现在只有我和他两个员工,对不对?”李鹏神秘地说,“其实不是,我们有四个员工。

”“我爸,我,……”李鹏的表情很认真,继续说,“还有我老婆,我女儿。”


采访间,高杰在一旁理件、录信息。他们的女儿也很活跃,虽然个子很小,却一直用小手帮爸爸拿一些轻便的小件快递,她踉踉跄跄地把快递送到爸爸手里,完成后便会得意地发出含糊的笑声,非常可爱,中间偶有磕碰,夫妻俩都习以为常。

李鹏坦言:“大概在我女儿出生后,我家里破产,爸妈去了柬埔寨。真正来说,我爸见我女儿不到五次,现在我女儿还不认人。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我和我老婆,她不知道手机里的人是她爷爷。

”小时候,父亲买了一个唱片机,李鹏跟着父亲一起听唱片,也看父亲弹吉他。久而久之,就对音乐特别感兴趣,偶有一次在KTV唱歌被朋友夸赞后就经常泡在KTV唱歌。原来的家里,也有K歌的设备。如今,他也只能每天忙完后在全民K歌上解解馋。

李鹏和父亲都喜欢越野。家里破产时,别墅抵押,宝马、阿尔法商务车等豪车相继变卖,就留了一辆越野皮卡和一辆普通小车做念想。今年因为行情不好,李鹏还是变卖了越野皮卡,并且花六千多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运快递,“还是这个好用,方便,又能装”。

他也希望,通过这辆小三轮,能够帮助父亲重回辉煌。

  

一个包裹:异国两地的家庭回归
“对我来说,2020年不是失意、落魄,而是转折。”

这么多年来,父子俩的关系都很好,李鹏喜欢跟父亲谈历史,父亲没有架子,两人就像朋友一样,“我不像我的那些死党,都很害怕自己父亲”。

如今,李鹏跟着父亲一起做物流,也不觉得自己是“子承父业”,认为“我在和我爸一起打拼,我们是合作伙伴”。

作为物流行业的门外汉,李鹏一开始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光包裹快递就闹过笑话。
“那个时候,我包的可谓是千奇百怪,但是快递是算最宽最高的面积的,所以一开始吃了亏。后来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和我老婆一起慢慢摸索,现在就很熟练了。”

“刚开始最棘手的是大件,当时我还没有什么力气,一个人不知道怎么搬,脸都憋红了还是弄不了,最后只能叫货拉拉帮忙。其次就是生活压力,肯定会有一点情绪,只能慢慢调节。”

“我们现在就是要做好手头的事,服务好我们的每一位客户。无论客户提出多奇葩的要求,我都尽量完成,因为我们要做好自己的口碑。”李鹏经常要为客户变换的要求买单,却乐此不疲,“有的客户在柬埔寨,跟女朋友吵架买了东西就让我帮忙打电话送花!还有客户空运改陆运,我赶着去机场拦快递……我是不会让快递滞留的,当天到了当天就要运走!”

“以前都是我使唤别人,我哪里做过这些!”,李鹏讪讪。

(这只是其中一趟)

每天,李鹏九点起来去送空运件,白天他会自己先拉几车快递送,等到下午五六点又会有一批新的快递送到,忙完以后他才有空带女儿在租的小区玩玩滑滑梯。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将近一年。

一个半小时内,李鹏得空抽了两根烟,怕熏到女儿抽到一半掐了。中间,他还去拉了一趟货。

“现在我爸和我的目标就是,这一两年后,每天的货能装满一个货车,我们就可以自己搞车线。我也很想去柬埔寨,每天都盯着机票政策看。当然,还想给我老婆补办一个气派的婚礼。”

(李军庆提供一家四口合影)

李军庆之前接受柬埔寨商业网APP采访时曾说过,虽然他没了事业,没了钱,却收获了一个改邪归正的儿子。

对李鹏来说,父亲还是那个父亲,只是现在住的房子差一点,开的车差一点。熬过这几年,未来的柬中物流一定有急时宇的位置,而他要亲手跟父亲一起打拼。

“小李:

儿子,加油吧,熬过了寒冬,春天一定会来临的,只要我们父子同心,没有跨不过去的坎,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往后余生,我陪你勾画江山,你陪我勇往直前,我们曾经的辉煌还会回来的。

老李。”

李鹏,为李军庆儿子,现为急时宇物流中国广州分部员工。

《疫见新生》专题
总策划:Miles·T
执行策划:胡思云
撰文:Miles·T、胡思云、余鹭、吴平、吴嘉玲
设计:温惠如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投稿、爆料请加小茜微信:mtcd2315


  柬埔寨商业网招聘  

1.新媒体编辑  2.柬语翻译

欢迎有意者发送简历到:微信:mtcd2315

【相关链接】

放弃数万月薪,奔赴向柬埔寨女孩

一条信息让我把孩子父母留在柬埔寨

独闯西港的女医生!线上离婚,甩掉16年的婚姻

 柬埔寨商业网   

发布“柬埔寨商业信息”添加微信:mtcd2315

发表回复

后才能键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