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李妍被一条短信召回国。
 
两个月后,她才和孩子们隔着安全门远远望一眼。
姥爷病重,疼得喊出了李妍的名字,她得知后赶忙请了两天假。
 
天寒地冻,在陌生的城市里“讨”物资,李妍四处碰壁,住的招待所没有热水。
 
她只是一个在医疗后勤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工作人员。
她也是千千万万抗疫中国人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
 
而正是这种平凡的力量,让无数“李妍”从家庭投入社会,完成了“不称职”的家庭角色到“称职”的社会角色的转变,让更多的中国人过了一个好年。
 
平凡,亦可以汇聚成为伟大。


 

  

我把老人孩子留在柬埔寨
 
2020年1月24日,除夕。
 
柬埔寨时间,早上九点,李妍睁开了眼,习惯性地瞄了眼手机,有未读信息。
 

一条医院凌晨的群发短信让她睡意全无,内容是疫情原因,应召全体医护人员返岗工作。
 
起身跟丈夫商量了一下,李妍开始收拾东西。
丈夫决定陪她一道回国,于是忙着订机票,最早的那班是凌晨的。
 
晚上十一点,跟老人和孩子亲热完,坐上姐夫叫的出租车,夫妻俩一路狂飚。
 
颠簸了整整5个多小时,她们才抵达机场。
 

也是临近机场,她们才看到有人戴口罩,疫情的紧张氛围不知不觉已“传染”到柬埔寨。
 
这趟回国航班人不多,夫妻俩戴着口罩,不敢喝水,当时还没人穿防护服,因为“会很夸张”。
 
2020年的除夕夜,家人们在温暖的柬埔寨看着新年烟花,街上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华人们在异国他乡庆祝着这个团圆美好的新年,放鞭炮、吃团圆饭、看春晚、守岁。
 
1月25日,大年初一。
 
中国时间,上午十点,夫妻俩抵达郑州,出了机场,李妍直奔医院,即刻复工。
 
对李妍来说,这个年已经算过完了。
 
那个时候,李妍并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孩子正在异国他乡发着高烧。

  

隔着安全门与孩子远远相望
 
李妍是个地道的北方女人,直爽,大方,干练。
相较之下,丈夫姜喆甚至更加细腻。
正因如此,夫妻俩的感情一直很好。
 
她学医,留医院后虽然做了后勤管理,但是在家人的健康管理上还是有自己的一套。
平时,她也会抓孩子的教育和健康,虽然在这方面,丈夫可能会更细致一些。
但李妍也有温柔可爱的一面,每天晚上,她都会抱抱孩子们,再给她们一人一个晚安吻。
 
兄妹俩也非常黏妈妈。老大6岁,老小4岁,都是非常爱闹爱撒娇的年纪。
 

2019年,大姑子一家去了柬埔寨,婆婆思女心切,孩子们也特别想念表哥,恰好姐夫也邀请她们一家来温暖的柬埔寨过年。
 
盛情难却,异国两地的一家人早就盼望这次难得的相聚了。
 
老人和孩子先飞去柬埔寨,交接完手头的工作以后,李妍和丈夫也飞到了柬埔寨。
 
听说大姑子一家接机的时候,三个小不点隔着老远就飞奔过去抱作一团,叽叽喳喳,抹鼻涕,掉眼泪的,夫妻俩忍俊不禁。
 
毕竟,以前时常见面的三兄妹,已经快一年未见了。
 
而李妍,几乎从未跟孩子分开过那么久。
 
到了柬埔寨,气候直接从冬天到了春天,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相聚,然后姐夫开车带着一家人来到美丽的七星海边玩。
 
白色的沙滩,蔚蓝的大海,明媚的阳光,和煦的海风,新鲜的海味。
孩子们兴奋地学游泳,旱鸭子们还不停呛水,把大人都逗乐了。
团聚的家人,温柔的爱人,可爱的孩子,这是一个难得的假期。
 

在海边放松了半天,累且充实,李妍比以往睡得早一些。第二天,她就接到短信,应召回国。
 
当时,夫妻俩认为“柬埔寨疫情不严重,老人孩子留在柬埔寨更安全”。
 
走之前,姐夫司正强让她们放心,会好好照顾好岳父母和小外甥们。
 
但他们没有料想的是,小家伙们出了意外。
 
因为玩水时喝了太多脏水,大半夜三个小孩相继发了高烧。李妍家的老大更是高烧两次,一次甚至达到40℃。
 
一连几天,老人们侧夜未眠地用土办法照顾小孩,不停地用湿毛巾给孩子们物理降温,又不敢在这个尴尬的时候去医院冒险——万一被误认为是新冠症状,万一在当地医院被感染……孩子们的身体又这么娇弱,大家也不是很信任当地医院的医疗水平。
 

因为妈妈在医院工作,所以孩子们身体有点小病总能很快解决。在孩子们眼里,妈妈就是“药到病除”的白衣天使。
 
那些夜里,孩子们发着烧留着眼泪喊过不知多少声“妈妈”,李妍听不到。
 
因为这一切,当时没有人告诉李妍。
 
回国投入工作后,李妍每天就休息六七个小时,每天6点50分睁眼就一门心思扑在找物资上,稍有空闲都是晚上11点以后了,她也不愿打搅老人孩子的休息,
回国后就跟家人们通过2次电话。
 
丈夫在两边传递信息,他居家办公任务不重,就在家里给李妍搞后勤,想让整日奔波的妻子吃点好的补补身体,自然这些坏消息也没有跟李妍说过,毕竟山海相隔,他不想让妻子分心、徒增烦恼。
 
好在,即使是二度发烧的老大,也在老人们的精心照顾下安然无恙了。后来一提到这段往事,李妍的婆婆就忍不住抹眼泪。
 
2020这个年,过得是如此艰难。
 
与此同时,疫情的氛围开始席卷全球,所有人都被新冠压得喘不过气。
 
“国外也不再安全了”,回国后丈夫也一直盯着机票,最终订好了3月8日的航班,老人孩子恰好在金边封城之前冒险赶了回来。
 
那时,李妍每天都会看柬埔寨的疫情信息,为远在柬埔寨的家人担惊受怕。
 
3月,柬埔寨也出现疫情,这种恐慌到了极点。
而国内的疫情氛围更甚,已经相当严峻,李妍实在分身乏术。
 
3月8日,丈夫去接机,老人孩子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这次一点也不夸张”。之后,丈夫和老人孩子一块在另一套房子里居家隔离。
 

李妍在社区工作人员的监督下,在楼道里隔着安全门,同自己两月未见的家人遥遥相望。却因为自己的工作特殊,不能接触,更不能一起隔离。
 
孩子们隔着老远看见妈妈,激动地要抱抱,眼里噙满了泪水,但是又懂事地没有多闹。
 
李妍心一揪,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
 

  

“姥爷疼得喊出了我的名字”
疫情之前,李妍的工作虽然忙,但更多地是在程序和决策上耗时间,“当时要物资只要跟供应商说一声,第二天物资就能送到”。
 
疫情之后,李妍开始四处“讨”物资,“找了一百多个供应商和厂家的电话,每天一个一个打过去,有钱也订不到,最后只能吃到闭门羹”。
 
物资紧缺,医护人员都在前线上岗,后勤物资千万不能拖,李妍争分夺秒抢的,是每一个同事的身家性命和安全保障。
 
即使有政府的支持,物资还是远远不够。
 
疫情砸出的无底洞,她们无论如何都得想方设法填上。
 

她和同事跑到陌生的城市,直接去堵供应商,死乞白赖地要物资,住在没有热水供应的招待所,在天寒地冻的寒冬里瑟瑟发抖,一次又一次地奔赴……
 
“我只是在做我的本职工作”,李妍从医院拿到工作证明后,小区为她办理了医护人员专用的通行证,丈夫在家为她打后勤,保安会为她加油鼓劲……这是一场众志成城的双向奔赴。
 
李妍所在的三甲医院没有出现疫情,作为后勤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她的工作几乎“畅通无阻”。
 
老人孩子回国后,李妍每天下班买好菜后送到他们隔离的房子那,她走了以后丈夫才被允许出来拿菜。这是一家人每天唯一的接触,即使是间接的。
 
而这时,老天又给李妍开了一个玩笑。
 
李妍自小就跟姥姥姥爷关系很好,因为疫情缘故,今年她也没有时间回娘家。
 
娘家人也知道李妍的情况,没有将姥爷病重的消息告诉她。
 
“那天姥爷一直在喊我的名字,娘家瞒不住了,赶紧告诉我。”李妍回想起那一天得知姥爷病重的消息时,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了。
 
那么疼爱自己的姥爷,在病床上呼喊自己的名字,而自己不在身边,听不到,这种后知后觉的痛,是痛彻心扉的。
 
李妍赶紧请了两天假,回周口老家探望姥爷,给家人送菜的事也拜托给社区工作人员。
 
“太忙了,娘家人不敢告诉我,姥爷年纪也太大了,八十多了,得了直肠癌,很痛苦。”李妍回忆,“半个月后,姥爷还是走了。”
 
即使自己在医院工作,
但是面对亲人的生死,她也永远无法冷静。
 
但即使请假,找物资的工作仍旧不能落下。
那么多医护人员顶在前线,他们也有自己的悲痛和无奈。
 
李妍,始终不能置身事外。
 
这一次,她又成了“不孝的外孙女”。
 

  

“儿子幼儿园给我发了个奖状”
家人结束隔离后,终于团聚。
那些日日夜夜的思念,也终于全盘托出。
即使是不那么感性的李妍,也动容了。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李妍继续兢兢业业工作,孩子们回到了以前的幼儿园上学。
 
有一天,老大从幼儿园带回了一张奖状,居然是发给李妍的。
 
“老师问我们,有没有小朋友的爸爸妈妈是医生呀护士呀?我说我妈妈就是。我妈妈好棒!外面那么危险,她一点也不害怕!老师给了我这张奖状,让我带回来给你!”老大绘声绘色地跟李妍描述这张奖状的来历,非常自豪,非常得意。
 
李妍摸着那张奖状,突然觉得很值得。
 
李妍,是万千中国人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
 
但就是千千万万的“李妍”,汇聚成了伟大,成为2020最伟大的中国人。
 
李妍,河南郑州某三甲医院后勤管理人员。
 
注:配图来自网络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出场人物均为化名)
 
 
《疫见新生》专题

总策划:Miles·T
执行策划:胡思云
撰文:Miles·T、胡思云、余鹭、吴平、吴嘉玲
设计:温惠如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投稿、爆料请加小茜微信:mtcd2315


  柬埔寨商业网招聘  

1.新媒体编辑  2.柬语翻译

欢迎有意者发送简历到:微信:mtcd2315

【相关链接】

柬埔寨疫情爆发,防疫办公模式差点儿让我跳楼...

月薪$400,房租$500,疫情之下的柬漂太难了!

到机场才知晓航班二度取消,网友:检测都白做了!

柬埔寨商业网

发布“柬埔寨商业信息”微信:mtcd2315

发表回复

后才能键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