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活动
永久会员原价399,活动199!

优惠结束于:

小时

明星翻车,被明星代言的品牌方遭殃。

郑爽代孕弃养事件曝光后,尽管prada紧急中止了与郑爽的代言合作,但依旧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在“眼泪prada、prada掉”的同时,人们也把目光投向了虚拟IP。 虚拟IP在国内崛起较晚,但技术上的后发优势,让虚拟艺人有血有肉,真人能做的事情,他们基本也能做,包括带货、直播、活动,甚至是作为模特试穿新款时装。 这让人们不由得猜想,下一个被科技替代的职业,会不会就是艺人呢?

 

郑爽代孕、弃养事件在网上掀起巨大波澜,尚属城门失火; prada是真正被殃及的池鱼。

1

1月11日,prada官宣了中国区代言人,郑爽正是其一;

2

1月18日,郑爽找代孕、弃养录音曝光;

3

1月19日,prada紧急解除合作,但股价还是掉了超过3%。

 

已经不是prada第一次因为代言人翻车导致品牌形象受损: 去年底,Prada韩国代言人Irene身陷耍大牌和霸凌丑闻; 另一位代言人、艺人朴灿烈,被爆出与女友交往期间劈腿十余次。


品牌被代言人“坑”的例子比比皆是:

蒙牛先后直面肖战、罗志祥的“227事件”“多人运动事件”的冲击;
 
宝洁、麦当劳、oppo等因代言人PG one遭封杀形象受损;
 
江中猴菇遭遇白百何“出轨门”……

将品牌形象与明星绑定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也蕴含着巨大的风险,运营代言人的成本也堪称巨大: 前期需要进行代言人筛选评估,合作的时候要时刻监视舆情和人设,这尚且算是“尽人事”; 而明星踩雷往往毫无征兆,这真的就是“听天命”了。

 

 
然而,整个商业代言领域,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正在酝酿,用“虚拟IP”代表品牌形象的高端操作已经初见端倪。 据公开信息显示,字节跳动、网易、B站、爱奇艺、腾讯、快手、巨人网络等巨头,已经入局。
 
2021年1月1日,麦当劳官宣虚拟形象“开心姐姐”。 “开心姐姐”为动捕技术打造的虚拟形象,用动捕技术秀了一段舞蹈,并开始面向社会征名。
 

 
此处自然会有人惦记老对手肯德基。 早在2019年4月,为肯德基代言21年的桑德斯大叔形象退休,肯德基将代言人换成了一个白须白发、帅气且性感的大叔。 令人咋舌的是,这个大叔是用CG技术合成的!
 

 
去年8月,天猫也用代言人——易烊千玺的形象,打造了一个虚拟代言人: 千喵。
 

 
如果说这些还是品牌IP的玩法,那么初世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洛天依可是真真正正在商业代言“恰饭”了。
 
纪梵希、LV早就为初音未来专门定制服装;
 

 
洛天依则登上了老牌护肤品——百雀羚产品的封面。
 

 
是否虚拟艺人涉足商业代言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不妨看看虚拟代言领域的机遇与挑战。 虚拟艺人的优势非常明显: 不会瞒着经纪人、品牌方搞任何小动作,在网络平台上的一举一动都是由运营团队精密策划而来,这就让其商业风险无限趋近于0。 虚拟形象从外形到人物生活都可以定制,不用担心绯闻、情绪崩溃、人设崩塌。 对于品牌方,虚拟形象的商业安全感是无与伦比的。
 

 
但劣势也同样明显:
要产生代言那种级别的效果,虚拟IP必须达到“打破次元壁”的效果。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用户对于那些不会动的“纸片人”并不能产生很好良好的互动体验。 肯德基帅气大叔根本看不出是CG,麦当劳开心姐姐实现真人热舞效果的舞台张力,这些都需要虚拟IP足够细节化、达到击穿次元壁的效果。
 
还要保持足够的屏幕活跃度,毕竟虚拟IP不是真人,无法用走秀、路演、生产瓜的形式hold住人设,这就需要虚拟IP通过足够的内容产出,才能达到“艺人工作室”的运营效果。
 
这一切最终都指向了两个痛点: 虚拟技术门槛高、费用昂贵。
 

 
虚拟IP仍然在屏住呼吸的试水中登上了舞台,并且取得了相应的效果。
其实并不意外,现在95后、00后已经形成具有购买力的消费群体了。
95后、00后基本都是伴随互联网长大的,尤其Z世代对互联网新鲜事物有着天然的亲和力。
 
Z世代的认知是这样的: 虚拟IP粉丝群有着和艺人粉丝群一样的社群属性,且艺人对外的形象也是工作室在运营啊,代言这事虚拟IP凭啥不能做?
 

 
来自市场的肯定有了,这是品牌方所乐见的; 另一个问题就是技术门槛及成本了,毕竟不是谁都舍得斥巨资,用CG动画去维护一个虚拟IP的镜头活跃。
 
随着底层技术的进化,这个问题已然迎刃而解。
 
1
动捕技术赋予IP无限细节
 
细节化怎么理解?
并不是说完全看不出代言人是“虚拟”的,而是与其互动起来有温暖、真实、代入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商业运作中尤其重要,有研究表明,代言人对粉丝的影响多半来自于神态、潜意识的动作。
如果代言人为虚拟IP,自然会对虚拟IP提出实时响应、最大限度模仿人类神情动作这样的硬性要求。
 
能满足这些需求的,正是世优科技的虚拟技术和实时数字人引擎。
 

实时数字人拍摄幕后演示
 
通过自研的轻量化动捕设备,任意一个品牌方运营者都能够化身虚拟形象登上屏幕。 世优科技的虚拟工厂能够将捕捉到的动作信息流,通过自研的虚拟引擎“虚拟工厂”进行实时的渲染与输出,实现真人演员与虚拟形象的无缝同步。
 
呈现给用户的虽然是虚拟IP,但从互动效果上来看与真人无异,可以说是最大程度地突破“次元壁”了。 虚拟IP代言的细节化问题,解决了。
 
2
轻量化制作让IP可以高频率运作
 
线上活跃时长也是虚拟IP做代言的一个重要指标,毕竟虚拟IP不是真人,花边新闻几乎没有,也不会有“虹桥一姐”蹲点曝光行程,曝光率是一个先天短板,这就需要运营方通过产出大量的内容去维持热度、人设。 传统的CG代言人互动不及时,作品产出周期长,这都是由制作技术决定的。
 
但通过实时数字人技术,一套数字人将原本需要的后期工作缩短至瞬息,那么制作短视频、节目等,就不用消耗漫长的周期了。 只需要一个策划+拍摄团队,就能做到极高密度的产出,甚至保持“天天见”的曝光率。
 

 
3
技术的升级带来降本增效
 
成本也曾是让虚拟IP难以大规模运用的原因。 比如,洛天依的团队说过,一场直播,需要动用30人团队,和几十台专业设备,成本在百万级别,而一场演唱会的成本则达到了千万级别。 这足以“劝退”财力不雄厚的公司了。
 
世优技术做到了动捕设备、虚拟引擎的轻量化,使得单场直播和短视频制作的成本被压缩到了极低的水准。
 
基于这样的技术优势,世优科技得以推出全栈式的虚拟技术解决方案,为用户提供精细化的服务。 无论是软硬件的租赁,或提供整场解决方案; 还是从打造一个品牌专属ip,到整场数字营销策划,品牌完全可以定制不同的服务。
 

 
在技术服务方面,世优科技可以提供全栈技术支撑方案,内容涉及虚拟数字人形象设定、建模、贴图、绑定、渲染等多个技术层级。 以实时数字人为基础,继而开发了虚拟工厂,进行快速动画的制作,这无疑极大提高了传统手K动画的工作效率,压缩了人力成本。
 
在产品支撑方面,不管是产品软硬件的租赁还是售卖,都可以根据用户自身的需求进行定制。 在实时动作捕捉方面,其中包括全球领先的专业级实时惯性动捕服,以及世优科技制作研发的高性价比HTC tracker 动捕设备,除此之外,拥有可以支持影视级动画质量的光学动捕系统。 基于以上三种动捕设备系统,用户可以根据使用场景进行定制化选择。
 
在软件系统方面,品牌可以根据使用场景,自主选择软件系统进行数字化内容制作。
 

 

 
世优科技已经运用实时数字人技术,参与打造了300+虚拟IP,内容涉及广电、互联网、教育等多个领域,形式涵盖短视频、直播、节目制作等多种形式。
 

 
如助力热门IP《狐妖小红娘》女主涂山苏苏进驻酷狗直播间。 世优科技为其打造了3d的实时互动虚拟形象,并为运营方提供了实时动画服务,让这一国漫IP从动漫中走出,发布歌曲、表演节目、与网友亲切互动。 虚拟涂山苏苏成为了酷狗打造虚拟直播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2019酷狗演唱会更是掀起了176万人在线观看的热潮。
 

 
再如,世优科技助力网易传媒打造了新一代虚拟偶像“曲师师”。 由全身建模、面部识别营造出来的二次元形象曲师师出道后很快体现出了其商业价值,2019年618期间曲师师与京东携手推出18款主题短视频,后第三方监测显示,通过曲师师向京东主会场引流数量达到53.8万。
 

 
市场对于虚拟IP的看法也趋于乐观,根据爱奇艺《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二次元用户量为4.9亿,有3.9亿“正在关注虚拟偶像或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
各平台更是争相推出对虚拟IP的流量倾斜政策,
比较典型的就是酷狗的虚拟直播战略;
以及淘宝在2020“淘宝直播MCN机构大会”上,直接宣布虚拟主播作为“二次元直播赛道的主要承载部分”进行重点扶持。
 

 
 
对于品牌来说,虚拟IP的商业化又是一个巨大的风口。 这个风口到来需要满足两个要素: 市场的认可,技术的突破。 头部品牌已经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了虚拟IP的商业价值,市场已经敞开怀抱欢迎虚拟IP入局,这是对品牌方的巨大机遇,也是对明星商业价值的巨大挑战。
 
而世优科技让另一个要素: 虚拟技术实现了突破——极限的降本增效,让虚拟IP不再是头部品牌的专利,开辟了其他品牌布局虚拟IP的赛道。
 
虚拟IP商业化的到来,或许下一个被科技抢了饭碗的职位,正是明星。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说点什么